线上AG赌场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男性健康

我的趣味生活

发布时间:20-05-15

  我今年七十九岁,退休已经二十三年了。六年前,与我相濡以沫五十多年的老伴先我而去,两个女儿忙于工作,孙辈已经长大。我成了一个无事可操心,无事须劳力的半独居老人。怎样排遣孤独寂寞,怎样把自己生活过得丰富一点,有滋味一点呢?其实,一个人只要热爱生命,热爱大自然,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,生活中的情趣无处不在,全靠自己去发现,去培养。


作者个人生活照


       书趣

  书是我一生中最忠实的朋友。爱看书,爱买书,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在那些工作繁忙家务缠身,经济拮据的年代,挤出时间看书,挤出钱来买书,是最大的享受。当然,我属于“好读书不求甚解”的人,读书大多狼吞虎咽,知识学问进展不大。经过“文化大革命”和多次搬家,藏书已经不多了。近几年又陆续买了一些。近年来,患上了青光眼、白内障,用眼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看书不行了,我改而“玩书”。买书时,不仅要选择自己喜爱的作者和内容,还要选择书的版本、装帧、插图等等。就是说,除了读文字以外,可以欣赏其装帧、插图,甚至排版、印刷、纸张等等,比单纯读文字多了一些情趣,省了一些眼力。比如海豚出版社出版的董桥的散文集《立春前后》、《一纸平安》等,装帧如此精美,很是少见。

  《立春前后》的封面是米色布纹硬壳精装,小小的一幅浅黄底的张大千玉兰图,旁边是大红色的董桥先生手写的书名,简朴典雅。内页纸质细白厚实,每页只有四百字左右,周边留白较宽,文字排列疏朗,阅读起来颇为养眼。插页有俞平白书写的扇面、张大千的墨梅、董其昌的行书,以及商代玉琮,刘墉书法紫檀笔筒等等。《一纸平安》的封面是深棕色漆布硬壳,细细两条金边和金色书名显得古色古香,内页和《立春前后》一样的风格。这两本书我百看不厌爱不释手。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插图本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,我没有见过最早的版本是什么样,而这个版本是近年出版的多种版本中最好的。棕色的封面,以凹版印刷书名和花边,朴素中蕴含精致。内页排版,上半页为王国维的《词话》并隐约可见一枚“愁倚斜阳”的印章,原词并配以一幅精美小画,烘托出词的意境,读这本书就是一种美的享受。再如《李叔同说佛》,既深入浅出地宣讲了佛理佛法,揭示了佛的真谛,又有处事做人的道理,还有提高修养的格言警句,更有“法界流源图”弘一大师手迹,丰子恺漫画等插页,最值得慢慢品读领悟。而我更喜欢的是那些大师们的手稿影印本,如鲁迅手稿,傅雷家书手稿选粹等,既阅读了文章,又欣赏了书法,还有那些写在彩笺上的书信,更是赏心悦目。比起阅读铅字印出来的东西,其趣味真是差之千里。其中,特别是傅雷所译的一本《希腊的雕塑》,翻译完成后,已经送出版社出版了,但为了让儿子傅聪先睹为快,居然用蝇头小楷把十万字左右的译稿抄写一遍,并加以详细批注寄给了儿子。也正因为寄到了国外,一本译稿才得以完整保存下来,今天我们才得以见其真容。

  还有一些在装帧上有特点或图文并茂、图文俱佳的书也是值得阅读赏玩的。如青年出版社的《志摩的诗》读一读诗,再看看钱海燕的插图,使人不由发出会心的微笑。张充和的《曲人鸿爪》以及《张充和诗书画选》,看了以后才知道什么是“风雅”。装帧上有特点的如书脊裸露不切边(毛边)的《平如美棠》,同样裸露书脊,用厚重的牛皮纸印刷以木刻为主的《私想鲁迅》、东巴纸印刷汉英两种文字的《茶马古道》;大红硬壳精装,洁白的内页上每页只有一句话或三五行字,或一幅小画,或三五字的作者手迹的《心香》……这些都是我所珍爱的。故宫出版社出版的《故宫日历》,沿用1933—1937的版本,正页为碑拓集字,背面图集古物书画,页页翻过,映照文化之美,值得永久珍藏。


     字(书法)画也是我的至爱,我不会画画,字也写得不好,但看到好的字画就不由发自内心的喜爱,所以也买了不少名人字帖、画页、画册闲暇时赏玩。比如把十来米长的《富春山居图》、八九米长的《砥柱铭》等长长地摆在地板上,坐在矮凳上移动着慢慢品赏;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有十二米长,地板上摆不下,我就一段一段翻着看,其实每一段都是一副独立的画。我还把王蒙的《葛稚川移居图》,恽寿平的《牡丹图》等轮换着贴在卧室门边,出门进门看一看,也是一种享受。此外,我还喜欢买各种各样的画册,齐白石、徐悲鸿、潘天寿、丰子恺等等。最近又买了一套十六册,总重达25公斤的《故宫藏画大系》。外国画也买了一些,如雷诺阿、莫奈、梵高、列宾等等,大都在搬家中丢失了,仅剩别人送的一小册伦勃朗作品选。当然,所有这些都只是印刷品而已,有的精美,有的不够精美,不是为了收藏,只是为了欣赏。

  所有这些就是我丰富的精神食粮,在这些书本、字、画面前,自己就像一个饥肠辘辘的人面对一桌丰盛的宴席,只感到自己的胃肠太小,吞不下那么多的美食。现在眼睛不行了,只能有节制地“少吃多餐”,聊解饥渴。

  一生没有离开过笔杆,但字却写得不好。退休多年后才想起应该学学书法,进老年大学学了两期,无奈入不了书法之门,就放弃了。但不管好赖,还是坚持了每天写毛笔字,用小字抄写一些诗词短文,喜爱的诗文抄写几遍后,可以背诵或默写,锻炼脑子,消磨时间而已。(作者:王瑜)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